金银花人

每年我只记得寄送一包金银花……

      编辑:金银花       来源:金银花人
 

往布袋里装着风干的金银花,一两、二两、三两,足足装了半斤,抽着绳子,慢慢扎紧布袋口,布袋的右下角,一个朱红色隶体“蘭”字,这是她店里的标记,是她亲手绣制的。

这个布袋不普通,平常销售包装也就二两吧,这个足足有半斤,如同一个小枕头,小心包裹好,放入纸箱,寄往1000公里外的那个城市,那个他,地址、电话都没有变,她背得出来。

她叫韩银兰,一个普通的河南小城市女孩,她们家有19亩田,种的都是金银花,田间套种甘草什么的,收入颇丰,自从开了网店销售,生意更好了。小包装的干制金银花,非常受欢迎。

2008年,她考上了1000公里外的魔都:财经大学,这是她第一次来到魔都,4年的大学生涯很快结束了,3年,都有他的相伴,只是他的父母执意将他送到德国深造,在默尼黑呆了3年,回来就在魔都的一个跨国企业。

与他的分手就在五月份,金银花收获的季节,低低地哭泣,紧紧地相拥,摆脱不了大学情侣公式化的悲欢离合。

从认识那年开始,她每年都会给他一大包干制金银花,清香,柔软,他很高大,爱运动,爱出汗,燥热,用来泡茶,很好。哪怕他在默尼黑的日子,照样寄送不误,干制的金银花,DHL不会拒绝的。

她成了家,他也有了家,每年,只是寄送一包金银花,愿今生不再相见,一切尽在花香四溢之中,若某年收不到这花,请不要牵挂。

(图片来自网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