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花人

中国石化新闻网

      编辑:金银花       来源:金银花人
 

    文嘉兴石油 韩文

    近几天,总是能在宿舍往公司的路上闻到阵阵清香,味道遥远又熟悉,想必是村里那漫山遍野的金银花。

    今日特意闻味寻觅了一番,终在一旧墙角处发现了它的身影,这是一颗盆栽的野生金银花,生长的极健康,看得出有人在悉心地照料。

    花根深深地扎在用并不大的泡沫盒盛满的泥土里,粗壮的匍匐花藤茎蜿蜒直上爬至两米高的砖墙压顶上向两边分散去,连着枝条的花朵一黄一白地开着,花朵中的两条花蕊形影不离,犹似鸳鸯对舞,还有那青色的花骨朵正含苞欲放。我靠近垂下的几根带着绽开的金银花的细细枝条,缓慢凑过鼻子,深深吸了一口,阵阵清香沁人心脾,我也沉醉在了村里关于金银花的回忆中。。。

    经过扦插嫁接过的金银花花开时不再是一朵一朵,而是一簇一簇,又叫大毛花,是我们村的经济作物,村民一年的经济收入多少也全取决于金银花的价格走势,行情好的时候,家家户户每天忙忙碌碌,欢天喜地;行情差的时候,换来的收入还抵不了摘花工人的工资,宁愿凋谢了在山上。村民一年的希望随着金银花行情的好坏而飘忽不定。

    每年未出春节十五,村里体壮的年轻人就会上山给金银花除草、剪枝和施肥。小时候的我和弟弟也会跟着父母亲一起到山腰上帮忙“干活”,其实就是兄弟俩在打闹,我俩也不是跟着父母亲上山,是被带着上山的,因为好照顾我俩。那时不懂事的我总是会抱怨小孩子的年还没有过完呢,怎么就上山干活了呢?现在想想,原来是我们可敬可爱的农村人也是一直知道“一年之计在于春”的,开春就上山干活,那是在尽早播种新的一年的“希望”。

    我们村处在南方雪峰山脉的深处,海拔偏高,金银花的开花时间也偏晚,刚好在学校放暑假前开花,可怜的我们做学生的也就自然成了家里摘金银花的免费劳力。记得初中阶段那会,每年的暑假都是从摘金银花开始的,每天凌晨天微微亮就被母亲强行拖了起来,不管是六月毒辣的太阳还是狂风暴雨,上山摘花是容不得半点耽搁的,金银花的花期特别的短,尤其是下雨天,花瓣被雨水打落在地上,一层一层像铺了黄金毯,漫山遍野的黄金毯本来是极美的景色,可在披着雨衣的摘花人眼里全是可惜啊。

    当晚霞在层峦叠嶂的山峰中缓缓隐去的时候,村口桥头那块空旷地就成了临时的金银花收购站点,家家户户有的是摩托车驮着的,有的是用厚实的肩膀扛着的,还有的是扁担一前一后抬着的。先到的先跟收购商贩了解起了行情,商讨起了价格;后到的围在旁边静静地听说,心里盘算着自家今天一天的收成有多少,时不时地也会插上两句自己关心的问题,收购商贩也会有不耐烦的时候,也许这只是为了压低价格而假装出来的小伎俩。此时的金银花不再是一种花,它只是能养活村民,交易成金钱的一种纯粹的商品。

    随着外面大城市的诱惑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劳动力走出了村,村里种农作物水稻的梯田也慢慢地荒废了。另外,2002年“非典”的肆虐促成了板蓝根的大卖,也间接地刺激了金银花的价格,留在村里的少有的一些劳动力把荒废了的梯田晾干后也种上了金银花,品种也丰富了起来,不再是单一的大毛花,增加了花苞不会打开的山东花和蹲着就能采摘的懒汉金银花等新品种。

    望着眼前的这株野生金银花欣欣向荣地开着,想着村里的金银花应该也正在含苞欲放,金银花给村里人的希望也还在延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